心里的油漆桶打翻了一地

2017.06.12

这或许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一个拥有无数选择,无限灵感的黄金时代,对于家居呈现。


说说个人想法。


小编对灰调子的极简主义天生没有免疫,对“性冷淡风”的克制隐忍干净也莫名喜欢,但这不代表我内心容不下纷繁的色彩,恰恰相反,前卫时髦的花红柳绿,总能挑逗我的眼球,撩拨我的心弦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4608.jpg


灰/极简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042.jpg


白/冷淡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051.jpg


色彩/缤纷

找到贴近内心的颜色,让它住进你的家里,这时候你或许会忘却了坚持想要的风格,线条,留白。就让缤纷绚丽恢复你本真的心境。在这个或许是最好的时代,让我们重拾“好色”的本性,几个不错的案例,分享给你。

花花世界陈奕迅 - Taste the Atmosphere


花样年华

喜欢旧的,加点儿新的,再调出些东方的味道……没来过中国,却痴迷于王家卫那部《花样年华》的设计组合Dimore Studio,近些年在设计界悄悄引领着新一轮流行风尚。他们的设计,正如Dimore在意大利语中意为 “居住之地”一样,总是勾兑出家的温暖,带点小闷骚。他们的作品在浓厚暧昧的色彩中,试图展现花样年华式的浪漫情调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054.jpg


来自美国加州的Britt Moran和生长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Emiliano Salci,十多年前在米兰相遇,2003年在此创立Dimore Studio,“Dimore”在意大利语中是“居住之地”,Emiliano的父亲在托斯卡纳拥有一家老家具店,他自己则曾经担任意大利品牌Capelinni的创意总监,Britt从小生长的Asheboro也以家具产业闻名,这也促使他们从定制家具设计进入这个行业。而渐渐地,除了家具定制,客户开始找他们布置家装,口耳相传之下,他们着手设计起了私人住宅项目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057.jpg


有很长一段时间,Dimore Studio只在欧洲特定圈子里出名,因为在巴黎、米兰、伦敦的私人住宅项目,尽管他们的设计出色,业主都不愿以任何形式公开自己的家,而这个情况直到Dimore Studio进到餐厅、酒店等商业项目后,人们才开始认识到他们:例如早期为爱马仕设计的橱窗、时尚设计师组合DSquared2在米兰的餐厅,随后“设计酒店之父”Ian Schrager钦点他们为其在芝加哥Public酒店餐厅设计灯光,法国酒店业大亨Thierry Costes也找上他们做旗下餐厅的设计,在近两年的迈阿密设计展上,他们也联袂FENDI Casa合作限量家居系列,顿时,Dimore Studio的知名度一下子在国际设计界打开了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00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03.jpg


经常以湖水绿和黄铜作为搭配,丝绸、漆器和天鹅绒的质感加上花鸟等图纹,在微黄灯光的调配下显得温润而有质感,偶尔出现的黑色钢构很好地为空间勾勒硬朗精神。除此之外,Dimore Studio将空间打造出如此丰富层次的魔法,是混合传统元素于当代设计语境之中:那几个令他们在欧洲名流圈获得青睐的项目,本身都是历史建筑,因此他们大胆加入色调浓郁的绿色漆制圆桌、现代风格的吊灯来平衡调性。

  

在全新的餐厅项目中,他们则用古典家具、柔软昏黄光线来增加空间层次感,如同Dimore意味“居住之地”,他们追求让人在设计里舒适而感到一股被温暖包围的安全感,“好像在米兰,有几家熟悉的餐厅,人们都认识你,点一样的菜,你在里面感觉很安全,”Emiliano这时丢出天外一笔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06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09.jpg


两人执拗于对浓重色彩的运用,也收到了广泛的好评,从照片中可以感受到这些色彩的张力,对眼球的吸引。如果你对花样年华式的浪漫情调情有独钟,这种表现手法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
童年该有的颜色

Toland Sherriff的家位于香港岛南区,大潭与石澳之间,远离尘嚣。从市区驱车前往,得经过一道满载英国殖民时代色彩的石桥,车子走过逾百年历史的花岗岩桥墩,沿途放眼尽是一望无际的水塘与依水而生的绿林,这片景致在周日的早晨显得格外宁静。寸土寸金的香港,她给3个孩子设计了3个风格不同的房间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13.jpg


主人:Toland Sherriff,家居设计师,来自美国,家在香港,与丈夫和3个分别为8岁、11岁和12岁的孩子居住于南区大潭的四层房子。她一手打造自己家的室内设计,在青山绿水的环抱下,创造了一个时尚且充满色彩的家。Toland与3个孩子:(左起)12岁的Hugh、8岁的Jamie与11岁的Leila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15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19.jpg

走进Toland的家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蓝鱼白底壁纸,鱼儿逍遥自在地畅泳——在这幢近4000平方米的四层大宅,每个空间在用色、壁纸及家居素材上都带有大自然元素又各有个性,“我想要我们的家显得好玩一点儿,不要太认真、严肃。”女主人Toland说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25.jpg


Toland来自美国,在华盛顿州著名私立大学毕业后,只身来到香港工作,原本只想来看看亚洲,在出版公司里找到份差事便定居下来。因缘际会下,她认识了来自苏格兰的丈夫,便在香港待了下来,一待便是25年。“我们在这里落地生根,有事业、有家庭、有孩子。香港早已是我的家。”Toland在香港曾有过几个家,山顶、中区半山、薄扶林、跑马地,最后迁到南区大潭;由一人住的小寓所,一步一步搬进了五口之家,她的身份亦从年轻的单身女子蜕变为三子之母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28.jpg


家的设计全是Toland一手包办,在第二个小孩诞生之后,她成了全职妈妈,后来小孩渐长,她也多了时间做她从小喜欢的事,就是设计。因为身处这难得自然景致,Toland设计这个家时,首先利用良好采光及窗外风景,将其融入家中:顶层大厅与饭厅窗户全做成落地玻璃,两厅相连,她又在大厅放置了深蓝色地毡,让两个空间有所区分,地毡与窗外湛蓝的海相呼应,白沙发就仿佛是岸边打起的白头浪,饶有诗意。饭厅中央的玻璃长餐桌,在窗外阳光映入时更见通透;饭厅主墙是浅灰蓝色,挂上7幅袖珍精致的单色油画,餐桌搭配黄白色木柄椅子,一室暖色调,为用餐空间营造轻松又温馨的气氛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32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34.jpg


平时,Toland喜欢待在位于一层的书房,这里面向户外,她将L形墙面设计为落地书架,书架前是她与丈夫的书桌,坐在案前,抬头便见青山绿水。早上送过孩子上学后,她便待在书房,天好时就打开落地窗,听着鸟鸣工作,“闲时我也爱坐在这里,这里好安静,有时半点儿声音也没有,让我可以清空脑袋,好好思考。”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37.jpg


底层起居室与花园是Toland一家人联络感情的场所,晚饭后一起看电影、放假时约朋友们来家里举办烧烤派对。花园与起居室之间的门也做成折叠式,以便无缝连接室内与室外的空间。窗外风景如画,Toland便减少设计上的着墨,让花草树木、海湾与对岸石澳郊野公园美景成为最珍贵的家饰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41.jpg


在这个家住了8年,当中很多家具都是从搬进来沿用至今,时间一久,东西用旧了,便请工匠来维修或者换个面料,对她而言,满屋的旧物尽是回忆,能留下珍惜的,她都不轻易淘汰,“当年只提了一个行李箱从美国只身走来,现在10个箱子也载不了一半的回忆。”Toland笑着说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44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48.jpg


三个孩子的房间各具妙趣,色调基地不尽相同,体现了三种性格,这让三个孩子各具独特个性不收限制的同时,也能彼此之间认知和学习彼此的不同。这样的家庭是多元的,同时包容多元的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51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54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157.jpg


旧物随着时间积攒,情感价值远大于本身价值,很多不愿舍弃,形成了多姿多彩的生活积累。而这些色彩风格各异的积累能够和谐的融入家中,赋于家丰盛的色泽,更加升华了家居的温暖。


浮华纽约的清新色泽

台湾花艺师陈大齐纽约曼哈顿高层公寓的窗外风景,几乎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,在那里,你可以百分百融进这座城市散发的能量之中。纽约是跳跃的,是斑斓的,你肯定不愿自己的居住空间索然无味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00.jpg


主人:陈大齐(Jeff Chen,左), 台湾人,2003年在纽约创立“花神”花店(FLORA New York) ,很快以其对花艺独特的阐释在纽约时尚界获得关注。他的客户包括环保精品饭店Crosby Hotel、奢华玻璃器皿品牌Steuben Glass以及各界名流。他位于曼哈顿的新公寓室内设计由Santiago Tomás Interior Designs的设计师Santiago Tomás(右)完成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03.jpg


住在曼哈顿市中心一处位于33层的公寓,陈大齐看上去很享受,“我从前就想住在市中心,超爱这些街道散发出的那种能量,而且从这里到哪儿去都很方便。”150平方米的空间,被分割为客厅、厨房和两间各自带卫生间的卧室。在房子的任意一个角落,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,都能欣赏日出日落的美景。事实上,主人最喜欢的还是他自己的卧室,“那里朝东,几乎整个房间都被窗户占据,每天早晨我都沉醉于那伴着咖啡香的朝阳里。窗外是第五大道和克莱斯勒大厦,更散发着迷人的光芒。”


这个家由Gwathmey Siegel建筑事务所设计,他们总是以“新鲜的眼睛”来做设计——美国建筑史学会为他们的出色工作授予荣誉奖时如此描述道。作为艺术、电影和时尚的爱好者,大齐懂得欣赏建筑师们的这件作品,并无法抑制地买下了它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08.jpg


大齐来自台湾,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十多年。他在这儿完成了艺术学习,但是因为和花有关的成长经历与美好记忆,他最终选择投身于花艺事业。2003年,他在纽约Soho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花艺设计工作室“花神”(FLORA New York),自己担任创意总监,很快以对花艺独特的阐释在纽约时尚界获得关注。“花神”负责为许多酒店、博物馆、企业等提供节庆和各种活动花艺支持。时至今日,大齐已发展为这个领域公认的标杆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11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25.jpg


直到不久前,大齐还住在布鲁克林高地的另一个公寓里,“那里离市中心比较远。”Santiago Tomás向我们说道,他是大齐之前也是现在的装修设计师。大齐渴望一种豪华、精致、优美又带点顽皮味道的酒店的感觉。“为了这样一个新空间,我看中了位于第五大道的一处经典公寓,它里面遍布20世纪中期的各种物件、一些其它经典物件和定制物件。我想把它包裹成经典的样子,但又带上现代感,使它散发出一股时尚而清新的味道。我不得不说,那些主导房子结构的大窗户对我的影响很大。”Santiago解释说,窗户的角度在保持房子的这个特点上效果十分突出。家具应该放在建筑的空白处来找平衡。“我总是在玩各种调调的灰色,这种方式能让房间与房间之间柔和过渡,呈现无缝对接。”


客厅是最复杂的地方,墙壁缺乏足够的空间来悬挂艺术品,因此Santiago决定把地毯作为最主要的“艺术作品”。一块Jan Kath手工制作的地毯覆盖了几乎整个客厅的地面,绘成明蓝色过渡到酸绿色的一朵百合花图案,突出了客厅里的摆件,也是所有其它色彩的起点。餐厅的桌子摆在窗前,由玻璃和钢制成,极为轻薄,你几乎察觉不到它的存在,它是有意被设计成这样的。必须让人透过玻璃清楚地看见城市景观,餐厅不能成为通向室外的一个障碍。客厅的沙发形状看似奇怪,但自有其道理,它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过道地带狭窄的空间。Santiago让人用羊毛缎面料重新制作了沙发,唤起了上世纪60年代的情怀。用同样的方式,由于了解房主热爱时尚,Santiago建议用男士西服面料来制作窗帘。这令大齐无法抗拒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27.jpg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30.jpg


Santiago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客房,他必须玩儿黑色和黄色,因为他的客人这么要求他。“好难啊,一开始我这么想,但是在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,我找到了摄影师Isack Kousnsky的一幅作品,我们把它挂在床头,它便是我的思路线索。我用了炭色来涂床头后的墙壁,而不是用黑色。床头黄色的点缀和其它家具形成对比,又互相平衡,我认为我们实现了很好的效果。”Santiago解释道。


微信图片_20170612095233.jpg


在纽约的浮华,成为花神,一定是对颜色有独到见解。这样一处公寓的设计与色彩搭配,反映了主人内心对色彩的敏感与情有独钟。


世界是彩色的

世界多姿多彩,我们总是在丰富的色彩中成长,学习,富足内心。找到贴近内心的色彩,把它融入到家中,这应该是在这个黄金时代里自我表达的最好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