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房子变成家

2018.03.18

房子终究只是一个空间。


只有当它承载了亲情,或喧闹或温语;记录了岁月,有成长有离合,它才成为独特。我们为这种独特倾注了人生或长或短的不可逆的一个阶段,不能磨灭,这个印记让我们深刻的看待它,就是我们的家。


中国人的文化中,如此看重家庭,新年刚刚过去,我们再一次感受到家的无穷力量。事实上,每一个农历新年,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在经历春运,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够让数亿人在同一时间段想尽一切办法迁徙,不管交通如何困难;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一座数千万常住人口的大都会几天内唱起空城计。唯有家的力量。


如果反过来讲,我们希望一所房子能够履行家的使命,我们把情感投注在里面,希望它能成为一家人共同的温暖归处。


我们都有一份独有的,房子和家的记忆,比如从记事起,捉迷藏的衣柜,划过身高的墙;到写作业的一张书桌与私藏“闲书”的书柜;再到终于摆脱困苦的高考,兴奋挥别却又不久后含泪想念的家门;再到为了新婚跑东跑西装修的新房,以及随之而来,从来不做饭需要询问妈妈橱柜怎么设计才实用的那种疑惑;紧接着会迎来下一代,我们会坐在温暖的地板上陪他们玩玩具,给他们划身高线,似是轮回......


这是共性的,却也是独有的,可能相似,也会不尽相同的,我们对家的回忆与定义。


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记忆,曾生活过的房子。


新中国成立在49年,转眼就进入50年代。那时候的中国是农耕大国,我们绝大多数老百姓住在“平房”里,当然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除了老弄堂之外,还会有富人住的洋房。那个年代,有的住,对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就是一种满足。


50到60年代,中国家庭的居住状况大体是这样,条件好一点的家里有台收音机,偶尔去照相馆拍点艺术照,亲朋好友时常聚一聚,吃个饭,或打打麻将;条件差一点的房间里还是水泥地,地板是不可能有的,孩子们在地上玩闹,滚的一身脏,但也自有乐趣。


70十年代,平房的砖料更好了,甚至人们纷纷搬进“筒子楼”,住上了楼房。那时的邻里来往密切,你家我家他家,都是“咱家”。


70年代家家必有的装饰画,就是毛主席的半身像。而那时候的小朋友必然也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军装艺术照。

注意这小朋友手里拿的是两个手榴弹


80年代,筒子楼进化成了单元楼,这时候的房子才有了正儿八经的“装修”一说,而沙发和自行车,成了“小康家庭的”标配。


家庭条件优越的,已经拥有私家卡拉OK,坐在皮沙发上唱一首《在水一方》,绝对是走在流行前沿。


彩电,也开始慢慢普及,聚会吃饭,多了一项共同的活动,一起看电视《西游记》或者《红楼梦》。


而时光飞逝,到了90年代中期,国家大力实行住房制度改革,住房变成了私有财产,商品房开始盛行,单元楼的品质更好了,人们的家居要求也上来了。客厅要大气,卧室要舒服,家电要齐全。房间不大,但很温馨,最难忘却的,是厨房里噼里啪啦的炒菜声,和期待中的妈妈的声音:开饭了!


90年代中国开始腾飞,到了千禧年,住宅的演变进程突然加速,电梯高层开始普及,钢筋混凝土早就彻底替代了砖瓦,建筑质量越来越好,房子似乎比以往都要结实、坚固。反而邻里的来往渐渐少了,人们变得忙了,留给家里的时间更少了。但是家的重要性始终如一,并且更具“价值”,可能那时候,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,短短数年后,一场房地产的市场爆发,即将开始。


过去的十年间,中国的房价翻了数十倍,想来这市场上没有什么投资的回报比房地产更稳定更高效的了,这让房子的商品性越来越强,买房子不再简单的是为了拥有一个家,更多的是经济的保障与彰显。然而房子还在进化,它的确在变得更舒适,更加符合“家”的身份。我们对家居的要求也变的空前之高,要对得起房价,更要对得起自己的感受。


无论公寓、洋房、别墅、LOFT、跃层,总有一款是我们想要的家的形态,与之相符的,简约、现代、古典、奢华,总有一种家居风格能够满足我们对家的想像。


归根结底,选择一所房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这就像相亲,看对了眼才能成为一家子。选它,就是为了与它组建家庭!


你把你的一切习惯,小癖好,缺点,情绪,全都暴露在了这里,你把你的生活方式完完全全的寄托在了这里,这里的一切都与你有关,当然还有你的家人,你们共同沉浸在这里,怎么能把它简单的称为房子?


你赋予了情感。


当你赋予情感,你做出的每个选择,都是一种自我表达。


想来,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作为一个家居行业的从业人员,我们一直在捕捉这种表达,帮助你的情感寄托做最佳的选择。我们不再帮你装饰房子,不再将一件件家居产品的精致细节不断传输给你,不再以一个卖家的身份去揣摩你买家的消费心理。因为这些根本不是这个时代下家居服务的精髓。


服务也是有灵魂的,灵魂总有归处。


我们最终的归愿——把房子变成家。